洛书

Fate/全职 (二)

Chapter1     迷雾
#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张佳乐抱着杯咖啡静静看着这封匿名战书,轻轻骂了句“哪个白痴这么心急?”转念一想,发送者名字都不敢露,八成是陷阱。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觉得乐爷我好欺负了,还是有人想设计引我展示实力?不论如何啊,我都要走上一趟,将计就计也罢,运气转好开局收人头也不错啊。

近夜八点
酒吧里还比较安静,大多数人都在舞台边听吉他,叶修坐在吧台角落,一手轻摇酒杯,另一只手揣在风衣口袋里,衣领半立,侧头朝着空气时不时说几句话,一般人都只以为他是个借酒消愁的普通人,还不容易交流,所以也没人去打扰他。也无人知杯中只是可乐,而旁边确有个与他聊天的朋友,而他也没什么愁,一心盘算着紧接着的一场好戏。

几分钟后
一身深蓝休闲装的喻文州走入酒吧,平静的双眸扫过四周,向叶修方向挥了下手,脚还未抬起,一道靓丽的身影闪出“小哥,一个人?喝一杯?”
“不了,有约。”虽是拒绝,无意识的看了女生一眼。女生顿时沉溺于温柔眼波中。
叶修叹了口气,上前解围:“不好意思,我的。”
好似早已有所预料,喻文州双手一摊,笑道:“你看”。顺着被拉去了角落。

也是一杯可乐,装模作样碰了下杯,清脆的碰杯声还在回荡,喻文州便直入正题:“讲讲前辈安排的好戏吧。”
“别急嘛,我还要确认一下你结盟的诚意呢。”
“哦?那不如先说一下前辈的战力吧。”
“要是想查消息或者干扰监控我们这有科技人员(罗辑),火药嘛你也晓得的,不过你用不习惯的吧。”
“你知道我是指哪方面的战力。”
“哎,这个我都已经说了这么重要的情况,难道不应该由你先报?喻锦鲤手气怎么样啊?”说着叶修举杯喝了口,一副好奇的模样。
“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,一般般。”
“啊,还是这么谨慎啊。”叶修装出无所谓的表情,身体向后倾斜,手指飞快地从手边扑克牌中摸出飞刀射出。
喻文州左手屈指暗示黄少天别动,黄少天暗暗将已经试探性跨出的一步收回。
同时一道切割术稳稳射出,尖头碰撞,与可乐杯中冰块碰撞声融为一体,一切又恢复平静。

四眸无声对视。
还是喻文州先打破寂静:“没什么好试探的吧。”
“唉,果然玩战术的心都脏,本来就没抱希望,但看你这么平静多少还是有点失望的。就当我来试试你的身手有没有退步哈哈。”
喻文州闭眼喝可乐,意指等着叶修的下文。
“主演是张佳乐和方士谦。”叶修朝喻文州挑了下眉。
“呵呵,前辈可真是把我都算上了啊,以方士谦的性格肯定先怀疑我啊。”
“那不是还有张佳乐嘛,而且到时候我会把张新杰的线全切断,让他不得不来现场。”叶修一脸理直气壮。
“嗯......考虑的挺周全啊。”喻文州举杯。
“呯——”
“为结盟举杯。”

与此同时
林敬言正带着方锐在一处地道的烧烤店门口撸串,酒足饭饱(一杯啤酒都没喝完,手动滑稽),在归途中溜达。

江波涛与穿了便装的周泽楷来吃晚饭,两人一路引起众多关注,低调是不可能了。与方锐擦肩而过一瞬间周泽楷皱眉。而方锐直接拽住了林敬言的手腕。
“怎么了?”两边同时问道,立刻意识到不同寻常。
没有人想着逃,更不会在众人面前开战。
奈何方锐已经暗暗设下一个陷阱,周泽楷一言不发开启对城宝具(就是将四人带入了另一个属于周泽楷的空间。),左手普通手枪右手荒火,江波涛剑已出鞘,两副手套隐藏住了身份,一时难以判断master与servant。林敬言和方锐也不甘落后,招式已就绪。

战争一触即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怕是叶不羞也没想到第一场试探竟然不是他安排的😂😂


Fate/全职(序章上)

#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市    20:35
新闻联播:
现在紧急插入一条新闻
S市发生严重爆炸事故,目前仍在调查中6,伤者为窒息昏迷,警方初步判定可能是瓦斯泄露导致,目前32人已遇难。
由于十五天前也有类似事故发生,警方推测其中存在联系,请大家检查家中的瓦斯罐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伤。

蓝雨别墅
喻文州靠坐在沙发上听着最近的新闻,喃喃自语:“圣杯战争要开始了吧,上一届遗留魔力太多,估计十年后会再进行一场,现在已经是十年后的第7天了。”

“嗡——嗡——”,瞥了一眼手机屏幕,喻文州微微勾起嘴角,来了,圣堂教会的通知。

“圣杯战争已经开始,如果想要参战的话就尽快召唤使者,目前还剩六个参战资格,archer已经被召唤,召唤后想报名的话最好来一趟教会。”电话那头是略带沧桑的声音。

“知道了。”没有多言,喻文州走入地下室。

沉睡了很久的屋子终于亮起一盏微弱的灯。入口吹进的风散了蒙在书桌上的薄薄灰尘,驱散了些许阴凉之气。喻文州打开保险箱,手伸入保险箱内,开启掌纹密码,桌子向两旁裂开,露出地面上的符咒。

再次确认了自己的魔力在一日内的巅峰时期,喻文州开始了召唤。面对着第一次无法控制的情形,纵是喻文州也有点紧张,以及连他自己也没能察觉到的兴奋。

“准备完毕”
“时间确认”
“波长良好”
          召唤开始:
          以血为媒
          以命为格
          听吾之令
          驱尔之体

          彼若闻声
          勿恋九幽
          立现此前

喻文州向后退了三步,等待着命运之中的servant的出现。
“轰隆——”伴随着屋顶破裂的巨响,漫天灰尘中一道蓝色的身影,剑在月光下耀耀生辉,清晰地反射出月亮的模样,凛冽的剑气穿透灰尘形成360度的攻击圈,剑定天下。
看来是个Saber了,喻文州心想。

Saber犹如大帝般昂首向喻文州迈步,看到喻文州还没褪去孩子般的稚气,略带蔑视的口气问道:“你就是我的Master?”

喻文州扔挂着微笑,气定神闲:“是的。”虽然看出Saber的不满,却并不在意,只是看到Saber那张可爱的傲娇脸,有些想笑,又有些想捋他呆毛的冲动。

“喻文州,随便你怎么叫,那么,怎么称呼?”喻文州走近,看着这头比他矮一些的小狮子,乘着笑意问道。

“黄少天。能召唤出我估计是你运气太好。”看着喻文州比自己高,黄少天心里更不爽了。

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搞清楚主从关系,我不会服从你的命令,但是形式上承认并服从你。战争由我个人来打,方案我来定,你找个地方去避难好了,胜利归你的,怎么样?”

“你,是把我当未经世事的小孩子吗?能成为你的Master,我自会让你见识到我的能力。”

“拭目以待。”突然,少天感受到强烈的魔力牵引着自己,感受到依从契约的这份联系,不得不让少天重新审视他的Master,难道,他真的,很强?这样的魔力,只有一流魔术师才能提供。
“好吧,我承认你能力还不错。那么,你参加圣杯战争有什么目的?”

“还没想好”
少天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的master

“如果一定要有的话,为了家族荣誉和胜利的信仰吧。”

“那么我们一定是最强的。”少天笑着说,露出两颗小虎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份序章,还会有一份等会发

当联盟各位小受伤心时

#ooc
#文笔不好勿怪

【周江】
(江虽然情绪低落却仍是微笑着和各位友好相处)
训练完后
周:江......不难受(走进)
江:我没事啊
周:抱......好(抱住江落下一个吻)

没有什么是我们帅气的枪王哄不好的
何况周语十级的工皮寿

【喻黄】
(伤心的少天无精打采趴在桌子上)
喻:少天怎么了?
      (超级温柔地摸了下少天的头)
黄:嗯...就是...
   (难受的话都说不出)
喻:少天,没事的,我一直陪着你呢
   (轻搂,感受到泪水浸湿衣衫。我会帮你挡住你所有的哭脸)

少天永远是那个让人一见倾心的小太阳啊

【伞修】
(今天是清明,该去扫墓了)
刚出门
叶:你...
苏:南山太冷了,我回来了

【韩张】
霸图的汉子一如既往
没什么好悲伤的!

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~~

【双花】
(乐乐头上的小花花都蔫了)
孙:乐乐,今天陪你出去玩,想要什么随便说(超霸气的拿出卡)
乐:大孙真好!

(孙:其实我知道,你最想要的是我们在百花时一起拿下一个冠军,现在我不能陪你了,但你终会是世界冠军!)

–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耶,新人首篇
谢谢各位的小红心和小蓝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