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书

今天是戴妍琦喜欢的一天...(土味情话)

#ooc
#前方土味尬聊
#大型翻车现场
#cp有喻黄、韩张、双花、方王、伞修、周江、昊翔、林方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戴妍琦收集了一大堆土味情话,发给了联盟一堆情话白痴,于是...

【喻黄】

(喻的幻想:

喻:你知道你是什么人吗?

黄:什么人?

喻:我的人。❤)

(现实)

喻:你知道你是什么人吗?

黄:哎?!队长你为什么问这个?还有,你竟然不了解我是什么人嘛,我风流倜傥,英俊潇洒,风度翩翩,气宇轩昂,帅气迷人,阳光开朗,明眸皓齿,待人真诚,尊老爱幼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喻:嗯……我,我知道了。 (套路少天真难)



【韩张】

(韩的幻想:

韩:你猜我想喝什么?

张:不知道啊。

韩:我想呵护你。)

(现实)

韩:你猜我想喝什么?

张:韩队,饮料要少喝,对身体不好。

韩:其实我想呵护你。(就是不死心)

张:糊泥?什么鬼牌子???韩队,你要不要休息会儿?

韩:……


【双花】

(孙的幻想

孙:呼——

乐:你在干嘛啊?

孙:我在乎你呀)

(现实)
孙:呼——呼——

乐:(没反应)

孙: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……呼——(没气了啊,他怎么不问我啊,戳戳他)

乐:怎么了?

孙:呼——

乐:你放心,你昨天没打呼噜,我睡的很好。(说着戴回了耳机)

孙(不是,你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?)

【方王】

(方的幻想

方:你今天有点奇怪。

王:哪里奇怪?

方:怪可爱的)

(现实)

方:你今天有点奇怪。

王:哦,这个我看过了,我知道我很帅,谢谢你。

方:(那个小戴你不靠谱啊)


【伞修】

(苏的幻想:

苏:你知道我的缺点是什么么?

叶:什么?

苏:缺点你。)

(现实)

苏:你知道我的缺点是什么么?

叶:老是打不赢我?

苏:jjc走起啊,这次虐爆你。

叶:呵...

苏(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)

【昊翔】

(昊的幻想:

昊:问你个问题,老爸老妈老姐老哥老公哪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?

翔:老公啊。

昊:嗯,老婆真聪明。)

(现实)

昊:问你个问题,老爸老妈老姐老哥老公哪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?

翔:不都有血缘关系吗?

昊:是老公啊傻子!

翔:哦,没注意到。

昊:……



【周江】

(周的幻想:

周:你累不累啊?

江:不累。

周:可是你都在我心里跑了一天了。)

(现实)

周:累不累?

江:累!

周:嗯,跑了一天(我扭转的太棒了!)

江:?我没跑啊(这次周语0分!)


【林方】

(林的幻想:

林: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?

方:什么?

林:地球

方:为什么?

林:因为你对我有吸引力)

(现实)

林: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?

方:什么?

林:地球(我将成为联盟第一个情话成功的汉子了!)

方:林敬言你是不是想说我吃胖了,哼,看我我现在就把你储藏的零食都吃光!

林(我还是天真了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戴:喂喂喂,你们都不懂先营造一下氛围再说情话的嘛,这样能撩到就见鬼了

李轩:?我和我家吴女士很好啊?

Fate/全职 (二)

Chapter1     迷雾
#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张佳乐抱着杯咖啡静静看着这封匿名战书,轻轻骂了句“哪个白痴这么心急?”转念一想,发送者名字都不敢露,八成是陷阱。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觉得乐爷我好欺负了,还是有人想设计引我展示实力?不论如何啊,我都要走上一趟,将计就计也罢,运气转好开局收人头也不错啊。

近夜八点
酒吧里还比较安静,大多数人都在舞台边听吉他,叶修坐在吧台角落,一手轻摇酒杯,另一只手揣在风衣口袋里,衣领半立,侧头朝着空气时不时说几句话,一般人都只以为他是个借酒消愁的普通人,还不容易交流,所以也没人去打扰他。也无人知杯中只是可乐,而旁边确有个与他聊天的朋友,而他也没什么愁,一心盘算着紧接着的一场好戏。

几分钟后
一身深蓝休闲装的喻文州走入酒吧,平静的双眸扫过四周,向叶修方向挥了下手,脚还未抬起,一道靓丽的身影闪出“小哥,一个人?喝一杯?”
“不了,有约。”虽是拒绝,无意识的看了女生一眼。女生顿时沉溺于温柔眼波中。
叶修叹了口气,上前解围:“不好意思,我的。”
好似早已有所预料,喻文州双手一摊,笑道:“你看”。顺着被拉去了角落。

也是一杯可乐,装模作样碰了下杯,清脆的碰杯声还在回荡,喻文州便直入正题:“讲讲前辈安排的好戏吧。”
“别急嘛,我还要确认一下你结盟的诚意呢。”
“哦?那不如先说一下前辈的战力吧。”
“要是想查消息或者干扰监控我们这有科技人员(罗辑),火药嘛你也晓得的,不过你用不习惯的吧。”
“你知道我是指哪方面的战力。”
“哎,这个我都已经说了这么重要的情况,难道不应该由你先报?喻锦鲤手气怎么样啊?”说着叶修举杯喝了口,一副好奇的模样。
“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,一般般。”
“啊,还是这么谨慎啊。”叶修装出无所谓的表情,身体向后倾斜,手指飞快地从手边扑克牌中摸出飞刀射出。
喻文州左手屈指暗示黄少天别动,黄少天暗暗将已经试探性跨出的一步收回。
同时一道切割术稳稳射出,尖头碰撞,与可乐杯中冰块碰撞声融为一体,一切又恢复平静。

四眸无声对视。
还是喻文州先打破寂静:“没什么好试探的吧。”
“唉,果然玩战术的心都脏,本来就没抱希望,但看你这么平静多少还是有点失望的。就当我来试试你的身手有没有退步哈哈。”
喻文州闭眼喝可乐,意指等着叶修的下文。
“主演是张佳乐和方士谦。”叶修朝喻文州挑了下眉。
“呵呵,前辈可真是把我都算上了啊,以方士谦的性格肯定先怀疑我啊。”
“那不是还有张佳乐嘛,而且到时候我会把张新杰的线全切断,让他不得不来现场。”叶修一脸理直气壮。
“嗯......考虑的挺周全啊。”喻文州举杯。
“呯——”
“为结盟举杯。”

与此同时
林敬言正带着方锐在一处地道的烧烤店门口撸串,酒足饭饱(一杯啤酒都没喝完,手动滑稽),在归途中溜达。

江波涛与穿了便装的周泽楷来吃晚饭,两人一路引起众多关注,低调是不可能了。与方锐擦肩而过一瞬间周泽楷皱眉。而方锐直接拽住了林敬言的手腕。
“怎么了?”两边同时问道,立刻意识到不同寻常。
没有人想着逃,更不会在众人面前开战。
奈何方锐已经暗暗设下一个陷阱,周泽楷一言不发开启对城宝具(就是将四人带入了另一个属于周泽楷的空间。),左手普通手枪右手荒火,江波涛剑已出鞘,两副手套隐藏住了身份,一时难以判断master与servant。林敬言和方锐也不甘落后,招式已就绪。

战争一触即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怕是叶不羞也没想到第一场试探竟然不是他安排的😂😂


Fate/全职 (一)

Chapter1   迷雾
#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张新杰静静坐在桌前,四周是S城各处实时监控,时不时飞快敲入一些名字与密码,熟练地操纵鼠标放大、调整、搜索着关于圣杯的细小线索。
         隔壁健身房里的老韩正沉迷于拳击练习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节已发红的拳头,感慨着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打破这个烂柱子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能不能帮我看会儿监控,我要休息会儿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行,我还没获胜呢!不能认输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跟个沙包叫什么劲,还有不能只有武力,现在还需要科技辅助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韩文清不屑地看了一眼满房间的机子,刚想拒绝,注意到疲惫不堪双眼干涩地微微泛红的张新杰,皱着眉走进来“我要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十一个人是我目前初步判断可能的战争参与者,你注意一下动态,还有这台仪器可以检测灵力波动,留心一下有没有现身的从者,我去准备中饭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正和苏沐秋谋划着同盟者与试探对象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封匿名邮件发到了喻文州手机中,看似是普通的校庆邀请书,实则用密码隐藏着,喻文州迅速反应过来,笑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黄少天正在他旁边啃着薯片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老狐狸很主动,这是我们两个当初设定的一串密码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老狐狸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我的学长,以足智多谋出名,许多人在他手上栽过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嗯...他有什么事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晚上八点老地方见,估计要先联个盟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怕他坑你?!”黄少天莫名有点担忧与不爽。
        “先走一趟嘛,反正他不会先动我,你在四周埋伏着,到时候不要轻举妄动,听我指示,不要在叶修前面露马脚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个你放心,埋伏我最擅长了,还会来个出其不意。”黄少天得意地笑着,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,信你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  同时,叶修的两封邮件发给了张佳乐和方士谦,那是两封战书。
       “这个你不怕张新杰发现?”苏沐秋不解。
       “不会不会,那个时钟肯定在吃中饭,而且尽管发现了他也喜闻乐见,他也好顺便探查一下敌情。”叶修气定神闲的拿出一根烟叼起。
         打火机还没拿出,烟就被苏沐秋夺走,顺便没收了那盒烟“老吸烟肺不好,还影响沐橙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已经习惯了,而且吸烟有助于思考。你看沐橙现在也不在...我唔..”叶修辩解着,手偷偷伸向烟。苏沐秋反应极快地按住叶修的手,然后将已经拆好的棒棒糖塞入叶修嘴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哼,”虽然不满但也没说什么,走入了地下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已经好久好久没更新了😂😂
不知道暑假写不写得完啊

        

Fate/全职(序章下)

# 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正盯着电脑打荣耀打得正开心
电话声响起:圣杯战争的通知。
叶修点起一支烟,看了一眼电脑旁的照片,那是他,苏沐秋和苏沐橙的照片。
叶修不是从小进行训练的魔法师,是在离家出走后一次无意发现魔力暗涌,被魔法师收为徒弟,后来在十年前战争中恩师战死,叶修也放弃了学习魔法。再之后碰上沐秋的那场车祸,又重拾魔法。
他渴望着圣杯,超越荣耀冠军杯。荣耀冠军杯带来的只有荣耀,然而圣杯,能带来沐秋,那个我一直挂念的人。
收起平时的漫不经心,像对待荣耀比赛一样严肃认真地走入网吧旁的私人车库。
召唤:IIZF
         IIMS
         ICR
         MMBOP
         Innocentius
大概叶修这辈子也没料到,命运会和他这样开玩笑,他的servant,会是沐秋,近在眼前的沐秋,让心脏修也愣住了。
“沐......沐秋?”
“阿修你傻了吗,我回来了不应该欢迎吗,怎么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哈哈哈哈”再也笑不出来,沐秋抱住叶修,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泪水,终于......又一次看到你了,不愿放手,更不愿再受fate的掌控。
“我们的愿望,就是打一辈子的荣耀,可好?”
“好。”



张佳乐接到电话一个星期后
“已经失败过一次了,现在魔力这么充沛,肯定能召唤出Saber!”

张家顶层
张家的钟2:00
(然而由于之前张佳乐魔法项链的影响,导致钟快了一小时,实际为1:00,并非张佳乐魔力巅峰之时,然乐乐并不知晓)

张佳乐狠心地抓了一把宝石,没有媒介我也召唤个Saber出来!
钻石燃烧起来,熔化在手中,缓缓顺着脉络滴落在符咒中,
张佳乐念着咒语:
其基为银与铁  其基础为石与契约之大公
其祖先为吾先师    修拜因奥古
门开四方尽皆闭之  
满盈吧,满盈吧,满盈吧,满盈吧,满盈吧(绿色的熔化物逐渐填满纹路)
周而复始    其次为五  
然,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
Set(绿色转瞬变为橙红,泛出火光)
汝身听吾号令    命与汝剑同在
应圣杯之召      吾若愿顺此意志、此义理便回应吧
在此起誓    
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  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罪恶   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   来自于抑止之轮    天秤之守护者

“完美!肯定是最强的servant!”召唤完的张佳乐魔力消耗过多,累到趴下地上休息,满怀激动地等待着,仍记得上次等着等着就睡着了,之后还冷得生了场病。

然而命运又和他开了个小玩笑,送了个Berserker过来。

看到berserker后,张佳乐就捂着脸痛苦地叫了出来:“你是berserker吧!!?”

“是,为什么你一上来就是这句话?!”

张佳乐并没有理睬:“哦 我知道了,现在是1点钟,不是两点!!!!哎呀哎呀,我又搞砸了,没办法了吧,对了,你是谁?”

“说过了啊,我是berserker。”berserker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的master,感觉自己还要担负起当爹的责任。
“不是,我是说真名。”
“还不知道。”
“那时代呢?”
“还没想起来”
“哦,这个我会帮你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剧场:
【周江】
江波涛表示像周泽楷这种沉默寡言,我还需要多交流一下

【方王】
方士谦暗中透露:他的眼睛特别好看,能看到山川江河,满天星辰,而且左眼大一些,肯定有着与众不同的魔法,我问他他还笑了一下不愿告诉我,不过等战斗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了!

【林方】
林敬言说他找到了知音,他们俩特有默契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下一篇战争开始
ye

Fate/全职(序章上)

#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市    20:35
新闻联播:
现在紧急插入一条新闻
S市发生严重爆炸事故,目前仍在调查中6,伤者为窒息昏迷,警方初步判定可能是瓦斯泄露导致,目前32人已遇难。
由于十五天前也有类似事故发生,警方推测其中存在联系,请大家检查家中的瓦斯罐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伤。

蓝雨别墅
喻文州靠坐在沙发上听着最近的新闻,喃喃自语:“圣杯战争要开始了吧,上一届遗留魔力太多,估计十年后会再进行一场,现在已经是十年后的第7天了。”

“嗡——嗡——”,瞥了一眼手机屏幕,喻文州微微勾起嘴角,来了,圣堂教会的通知。

“圣杯战争已经开始,如果想要参战的话就尽快召唤使者,目前还剩六个参战资格,archer已经被召唤,召唤后想报名的话最好来一趟教会。”电话那头是略带沧桑的声音。

“知道了。”没有多言,喻文州走入地下室。

沉睡了很久的屋子终于亮起一盏微弱的灯。入口吹进的风散了蒙在书桌上的薄薄灰尘,驱散了些许阴凉之气。喻文州打开保险箱,手伸入保险箱内,开启掌纹密码,桌子向两旁裂开,露出地面上的符咒。

再次确认了自己的魔力在一日内的巅峰时期,喻文州开始了召唤。面对着第一次无法控制的情形,纵是喻文州也有点紧张,以及连他自己也没能察觉到的兴奋。

“准备完毕”
“时间确认”
“波长良好”
          召唤开始:
          以血为媒
          以命为格
          听吾之令
          驱尔之体

          彼若闻声
          勿恋九幽
          立现此前

喻文州向后退了三步,等待着命运之中的servant的出现。
“轰隆——”伴随着屋顶破裂的巨响,漫天灰尘中一道蓝色的身影,剑在月光下耀耀生辉,清晰地反射出月亮的模样,凛冽的剑气穿透灰尘形成360度的攻击圈,剑定天下。
看来是个Saber了,喻文州心想。

Saber犹如大帝般昂首向喻文州迈步,看到喻文州还没褪去孩子般的稚气,略带蔑视的口气问道:“你就是我的Master?”

喻文州扔挂着微笑,气定神闲:“是的。”虽然看出Saber的不满,却并不在意,只是看到Saber那张可爱的傲娇脸,有些想笑,又有些想捋他呆毛的冲动。

“喻文州,随便你怎么叫,那么,怎么称呼?”喻文州走近,看着这头比他矮一些的小狮子,乘着笑意问道。

“黄少天。能召唤出我估计是你运气太好。”看着喻文州比自己高,黄少天心里更不爽了。

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搞清楚主从关系,我不会服从你的命令,但是形式上承认并服从你。战争由我个人来打,方案我来定,你找个地方去避难好了,胜利归你的,怎么样?”

“你,是把我当未经世事的小孩子吗?能成为你的Master,我自会让你见识到我的能力。”

“拭目以待。”突然,少天感受到强烈的魔力牵引着自己,感受到依从契约的这份联系,不得不让少天重新审视他的Master,难道,他真的,很强?这样的魔力,只有一流魔术师才能提供。
“好吧,我承认你能力还不错。那么,你参加圣杯战争有什么目的?”

“还没想好”
少天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的master

“如果一定要有的话,为了家族荣誉和胜利的信仰吧。”

“那么我们一定是最强的。”少天笑着说,露出两颗小虎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份序章,还会有一份等会发

Fate/全职

#ooc
#不了解fate没关系的
#圣杯战争有改动

圣杯战争
传说中约每六十年一次,为了争夺圣遗物而进行的一场斗争,得到这一斗争权力的,只能是一组Master与Servant。因此立下不成文的盟约,由七位魔术师,带领着各自召唤的英灵,进行一次为了圣杯的所有权而爆发的激烈战斗,最终活下来的胜利者将取得圣杯的所有权。

私设:圣杯将在S市降临

三大家族较为强势:蓝雨,兴欣,轮回
魔术回路为各战队队徽
一般三大骑士能力较强:Saber,Lancer,Archer

以下是角色设定

喻文州        黄少天(Saber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蓝雨
张佳乐        孙哲平(Berserker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百花
叶修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苏沐秋(Archer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兴欣
方士谦        王杰希(Caster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微草
江波涛        周泽楷(Lancer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轮回
张新杰        韩文清(Rider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霸图
林敬言        方锐(Assassin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呼啸      

主要是三大心脏之间的互斗,每组之间的竞争以及每组master和servant的一些日常

大约一周后开始更,有想法的小可爱们欢迎评论
还可以预测一下结局,会按照人数多的来写

蟹蟹!!💕 

当联盟各位小受伤心时

#ooc
#文笔不好勿怪

【周江】
(江虽然情绪低落却仍是微笑着和各位友好相处)
训练完后
周:江......不难受(走进)
江:我没事啊
周:抱......好(抱住江落下一个吻)

没有什么是我们帅气的枪王哄不好的
何况周语十级的工皮寿

【喻黄】
(伤心的少天无精打采趴在桌子上)
喻:少天怎么了?
      (超级温柔地摸了下少天的头)
黄:嗯...就是...
   (难受的话都说不出)
喻:少天,没事的,我一直陪着你呢
   (轻搂,感受到泪水浸湿衣衫。我会帮你挡住你所有的哭脸)

少天永远是那个让人一见倾心的小太阳啊

【伞修】
(今天是清明,该去扫墓了)
刚出门
叶:你...
苏:南山太冷了,我回来了

【韩张】
霸图的汉子一如既往
没什么好悲伤的!

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~~

【双花】
(乐乐头上的小花花都蔫了)
孙:乐乐,今天陪你出去玩,想要什么随便说(超霸气的拿出卡)
乐:大孙真好!

(孙:其实我知道,你最想要的是我们在百花时一起拿下一个冠军,现在我不能陪你了,但你终会是世界冠军!)

–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耶,新人首篇
谢谢各位的小红心和小蓝手